媒体报道

>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姜英爽:破立之际

2019.12.17 分享:

43岁生日这天,姜英爽半夜两点爬起来写下一些感慨,发在了 “大米和小米”公众号上。


在这篇题为《写在我43岁生日凌晨》的文章里,她写道:今天的一切不是我想要的,可是已经不容商量。


16年的媒体人经历,让姜英爽习惯了用文字表达和发泄自己的情绪,但她已很久没有在“大米和小米”公众号上发布与自己相关的内容了。


上面几乎全是和自闭症相关的信息,她甚至在朋友圈里也很少透露个人情绪,“因为怕引起熟悉的不熟悉的 人的各种揣测和关心,以及担心。”



236ae00d-ee48-457f-8be4-a361bf472cf6.jpg


相比从前,姜英爽平静了很多,但对于这份很难得的平静,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我是成熟了,还是距离过去那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爱恨自由的文艺女越来越远了?


她不知道答案。生活被工作和家庭塞满,“感觉自己太充实了,没有时间去假想和悲伤。”


·  一脉相承  ·


7月,姜英爽和自己之前的领导、时任《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杨斌见一面,两人长谈了3个小时。


2002年,杨斌把姜英爽招进《南方都市报》,4年之后,她成为该报历史上首位首席记者。南都期间获得的“大米”别号,自此被她沿用至今。


5年间,杨斌看着姜英爽创立的“大米和小米” 一步步成长,“大米和小米”公众号已成为自闭症 干预领域的头部自媒体,“大米和小米”教育机构 也于2018年获得4000万元融资。


image.png



杨斌始终很认可“大米和小米”,他告诉姜英英爽:“如果一个人能够在两个领域里都做得很优秀,这是很难的事情。”


但姜英爽觉得,媒体和自闭症干预,看起来是两个不相干的领域,很多东西是一脉相承的。“南都的价值观给了我很深刻的影响,到现在我没有背离过我的理想,就是对公正,对科学,对事实,对真相的追求。”她说。


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姜英爽先后在《齐鲁晚报》《北京电视台》《南方都市报》、腾讯大粤网工作,科班出身加上16年的记者历练,让她习惯了严谨,也懂得对规律的遵循。


大八是“大米和小米”的第二号员工(一号员工是姜英爽)。如果算上在《南方都市报》的时间,她已经和姜英爽共事了6年。


大八对姜英爽习惯用记者的方式抽丝剥茧遇到的事情印象深刻。她记得姜英爽曾说过一句话,“新闻里的5W(Who、When、Where、What、 Why)方法会让你受用一生。”


大八认为,这5个单词虽然说起来简单,但要用它们环环相扣去解构事情很难。“比如要策划一 场500人的活动,或者家长培训的讲座,用户是谁、 他们需要什么、怎么去做能达到他们的需要……每一层都要这么去想。”现在,5W已经成为“大米和小米”内部的工作方式。


大八亦佩服姜英爽的前瞻性,她认为这同样源自其作为媒体人的特质。“转到特殊教育这一行虽然没什么经验,但是她能够敏锐地知道这个行业的 未来,知道我们的方向在哪里,知道什么是对的。”


姜英爽最开始做“大米和小米”自媒体,是希望以社会工作者和新闻工作者的角度来观察和记录这个行业,进而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家庭。


“我现在愿意牺牲自己的爱好、时间,在这个领域创业,一是因为能够改变这个行业,提供性价比很好的产品给用户,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其次就是因为还能做我最喜欢的事情一媒体。没有这个我撑不下去的。”她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但做企业又是另外的角色。姜英爽说,亲自参与去改变一些人的命运,又是另外一种感受,“我希望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使命。”


image.png


·  源于误会  ·


姜英爽跟很多人讲过这个故事——一个媒体人为什么会走到一条看似毫不相干的创业路上。


2009年,姜英爽一岁的女儿被误诊为自闭症, 她自此一头扎进自闭症相关知识的学习中,做记者培养出来的快速学习能力和沟通能力派上了用场。


她写了很多网帖,在家长群里传播广泛,并和一些自闭症患儿的家长成立了 NGO组织四叶草自闭症家长支持中心,组织专家讲座,为困难家庭捐款。


一年多以后,女儿被误诊的消息让她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共通的经历已经让她和自闭症家庭这一群体建立了分不开的联系。


2014年9月,姜英爽开设公众号,分享自闭症知识和信息,并用自己和女儿的别名将之命名为“大米和小米”。


image.png

大米和小米公众号入选网易订阅平台教育频道年度影响力榜单



由于区域资源不均,她发现,很多家长必须要跑到大城市才能找到专家,2016年6月,大米和小米上线在线培训课程。


三个月后,大米和小米把课程延续到线下,在深圳成立儿童成长中心, 针对18个月~8岁的自闭症及广泛性发育障碍儿童进行干预性治疗。


“大米和小米”在自闭症领域越来越知名,而早期在小范围家长群里知名的“姜英爽”却越来越淡化。“我前几天遇到《齐鲁晚报》的同事,他跟我说,你们的'大米和小米'很有名,但现在很多家长其实是不知道你的。”姜英爽说,这恰恰是她乐于见到的,“一个劲强调自己其实很没意思。”


姜英爽其实有讲好故事的条件,“复旦新 闻系毕业” “《南方都市报》史上第一位首席记 者”,“4000万元融资”……多年媒体从业经历,让她知道怎么讲好一个故事。


“我是抗拒这种故事的,我不喜欢用这种故事来博得我的用户,我希望大家能聚焦在我们做的产品和服务本身,我觉得这样才公平。”姜英爽说。


5年来,“大米和小米”从1人发展到五百余人, 在深圳、广州、北京、上海四座城市开设了8家干预训练中心。


尽管姜英爽一直觉得,不是她选择了项目,是项目选择了她,“但实现我想要倡导的这些科学的理念和方法,自然要做一个示范性的东西来给大家看一下,就会越做越多”。


今年2月,“大米和小米”专家团队开始研发符合中国实际的干预课程体系“RICE”,北京的干预中心已经投入使用,“满意率是非常高的。”姜英爽说。


因为共通的“哭点和笑点”,姜英爽始终对自闭症家庭抱有一份同理心,这也是大八觉得“大米和小米”能够坚持下来越做越好的一大原因。


2016年4月27日,4岁自闭症儿童嘉嘉在广州一家自闭症“康复机构”接受康复的过程中不幸身亡。大八和姜英爽一起报道了这个事件。


image.png


“我们不会忘记去年5月,那个穿着棉衣被‘训练老师’拉着跌跌撞撞走在广州热天里的小小身影,不会忘记报道出来后大众对完善特殊儿童训练机构监管体系的呼吁。“大八后来在文章中写道。


这次经历对大八触动很大,她也开始有了这 样一份同理心,“我们其实不只是一个企业,我们做的是肩负着一些社会责任的事情,所以真正能够对这些家庭经历的事情感同身受才能够用心去做好他们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image.png



 ·  被迫成长  ·


瑞珍是姜英爽在《南方都市报》工作时带的实习生,于2016年加入“大米和小米”,当时正是机构从线上往线下发展的时期。


瑞珍记得,三年前见到姜英爽的时候,她已经不是印象里那个媒体人的样子了,“更多像一个女企业家”。


如今又是三年过去,瑞珍觉得对姜英爽又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淡定、平静了很多”。


“大米和小米”刚开始做线下干预机构的时候,姜英爽是不参与管理事务的,“因为她觉得自己不是专业的,她希望把这些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瑞珍说。



image.png

郭延庆教授,叶晓欣老师,大米姐和邹小兵教授合影


但实际上,最开始谁都没有很好的经验,从0开始培训的老师、尚未完善的服务流程,机构总是时不时收到家长的投诉。


“我们都没经历过,大米姐就很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聊着聊着哇一声就哭出来。”瑞珍回忆。但最近她慢慢发现,姜英爽越来越淡定。“以前她自己就很慌张,说怎么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就很冷静地跟我们分析,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去解决,下一次怎么规避。”


这些变化也被大八看在眼里。“以前她是希望自己能够坚强,但最近半年多她给我的感受是,她真的内心坚强了,情绪比最开始的时候平和很多。”


姜英爽则自我调侃,“因为感受到了中年的悲惨世界”。她在《写在我43岁生日凌晨》里写道:“每天的日程表都是满的,经常连续十个小时没 有办法坐下来喝口茶,喘口气,连吃口盒饭的时间都没有,累得手都是抖的,大脑是空荡荡的。”


“可事实上,我有越来越多的责任,公司越来越多的同事,越来越多的合作者,越来越多被服务的家庭,我还是快12岁的小米的妈妈。”


在这几年中,她经历了家里的一些变故和挫折,“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够承受下来,但我更惊讶的是我承受下来的时候没有影响我的工作。”


姜英爽在特殊教育行业里看到过太多悲伤, 她看到很多居于高位的人,因为自闭症的孩子而成为无助的父母,也见过很多家庭并不会因为孩子患了自闭症生活中的磨难就比别人少一些。“


活着本来就是一场忍受,你会发现忍受能力越来越强。”她觉得,只不过因为创业的经历,自己被迫成长得更快一点而已。


大八眼睁睁看着姜英爽越来越忙,“以前在 《南方都市报》是很轻松的,她几乎三天两头见不到人,但现在24小时都在忙着‘大米和小米’的工作。”她很佩服姜英爽能够在“做记者功成名就” 之后还能跳出工作舒适区,“人到中年功成名就,可能没有太多理由还让自己活得很辛苦,但是她还能调整人生的轨迹,并且越来越坚定自己了。”


但最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最早只有一个人,你只知道目标,知道方向是对的,你知道这样做一定有用户,可以活下去,但是具体怎么样去实现以及更快更好地实现这个目标,并不知道。”姜英爽知道,创业不会给人太多时间思考,只能是一边做 一边修改自己,一边还继续往前跑。“现在身边的 人越来越多,路越来越宽,还有很多可以跟你商量 的人,甚至不断地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加入团队,我觉得就是好的状态。"


image.png

大米和小米的老师们在教师节的合影


到了新的发展阶段,扩张容易,但喊停很难。


“你想要快点达到那个目标,但你要想,现在做的是不是足以支撑你,你就要慢下来,就要说不。”姜英爽说。


在获得4000万元商业融资之前,“大米和小 米”线下干预中心的修建资金,都是自闭症孩子家 长一起融来的。姜英爽明白,这完全是出于对她个 人的信赖,“一直到现在为止,我说要开店,就会有家长主动来找我。” “大米和小米”公众号文章下面也时常可以看到留言:你们什么时候开到成都 来,什么时候开到重庆来?


“但我不能因为什么地方有家长迫切地给一笔钱,我们就去开店。”姜英爽说,如何在快速发展和质量的水准之间做一个平衡,是每天都要面对的考题。


  

·  自己的人生  ·


“大米和小米”因为女儿的误诊而起,姜英爽在女儿小米6岁的时候,告诉了她这段经历。


小米如今已经11岁,马上上小学六年级,但姜英爽总是会对她特别操心和警惕,“你会担忧,怕她这里做不好,那里做不好,是不是跟别的孩子有什么差别?学习不好,或者调皮被老师骂,老师给我打电话,我都会心惊肉跳。”


尽管一直埋怨小米时不时给自己闯祸惹麻烦, 但最近,小米的表现让姜英爽很满意。因为工作忙 碌且经常出差,姜英爽很少管小米的学习。小米在 重点小学上学,“她今年考试进步很大,班里有60个人,去年这个时候考了倒数第4,今年她能够在前十多名里。”


“大米和小米”在深圳开了两所融合幼儿园, 给特殊孩子开幼小衔接班,帮助他们适应小学生活。幼儿园需要一些小朋友做义工,暑假里小米每天上午都会去幼儿园帮忙。“她在里面的表现是最好的。”姜英爽感到欣慰。


image.png

大米和小米的融合幼儿园


幼儿园所有的老师和小朋友都知道小米的身份,大家都直接叫她小米,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小米有时候也会哭着对姜英爽说:“为什么我是你的女儿,我就要做这些啊?   

 

“其实就是矫情,只要去了,她还是会做得非常好。”姜英爽说。


矫情,也曾经是姜英爽对自己的评价。大八和 瑞珍都知道,姜英爽其实只想做个文化人。她始终保持着文化人的清醒,她把自己跟“大米和小米”之间划了一条界线,“我从来没有把这个公司当成我自己的,就把它当做我工作的一部分,我也能坦然地面对它可能的失败。”


因为“没有贪欲”,姜英爽说自己才能够把“大米和小米”坚守到今天。她始终记得师兄吴晓波的例子,吴晓波能够在写作大企业或者成功人士传记 的时候保持相对的独立,是因为他年轻时就比较有钱了,实现了财务自由,才能保持灵魂的自由。


姜英爽也追求灵魂的自由,她不执着于名望,也不执着于利益,“也许因为我从来就一无所有,也许是因为我以前当记者就能养活自己,有这种底气,干点啥都能一个月挣几万块钱,多了我也不知 道怎么花了。”


机构的成功总是会和创始人的名望有些许联系,正如家长会因为对她的信任而为机构融资。她需要这样份信任,但偶尔也会忍不住想,"'大米 和小米'什么时候才能够脱离我呢?”


姜英爽明白,“大米和小米”不会是她一辈子做的事情,尽管投资人“不许”她再公开谈论这样的话题,“他们说你要再这样说的话,没有人敢投资 你了。“


但姜英爽觉得“总要有个念想吧”,只是她不再把“放手”精确计划到哪一年了。


她想过,把工作理得更加顺畅,年轻人能够各司其职,“大米和小米”能够服务更多的家庭,小米也不再叛逆的时候,她就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穷游世界,做设计师,做纪录片导演……


在自闭症的世界里,姜英爽已经遇到过无数个可以做成非常深刻的纪录片的故事,她期待重拾记录者的角色,而那时候,她相信,如今的这些经历都能够帮她更好地理解和把握记录者的身份。


注:文章源于《中国慈善家》杂志2019年8月。《中国慈善家》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中国新闻社主管、慈传媒出品的一本坚持新闻专业主义的慈善、财富、社会议题高端杂志。

咨询 预约 申请评估

在线预约

大米和小米对你填写的信息将严格保密,信息仅用于预约,请放心填写

*选择中心:
*您的姓名:
*您的电话:
您想咨询的问题:

1.请填写预约信息,带*为必填项,咨询的问题为选填。

2.请确保所填写资料真实准确,便于我们及时与您取得联系,为您安排时间进行评估。

3.客服热线:4008398039

4008398039
总部地址:

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环城南路5号坂田国际中心B栋3楼

咨询电话:

18922812271

搭建自闭症儿童社交阶梯

copyright©2019深圳市复米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京ICP备19016271号-3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